苏苏

  苏苏是一疑心的女子,

  苏苏是一痴心的妇女,
    象一朵野蔷薇,她的红颜;
    象一朵野蔷薇,她的人才
  来阵阵雷雨,摧残了她的遭际。

苏苏是一忧虑的女性

  象一朵野蔷薇,她的浓眉大眼;

  那荒草地里有他的墓碑
    淹没在蔓草里,她的殷殷;
    淹没在蔓草里,她的伤悲——
  啊,那荒土里化生了血染的蔷薇!

象一朵蔷薇,她摆荡的身姿;

  象一朵野蔷薇,她的相貌

  那蔷薇是痴心女的魂魄,
    在清早上受清露的滋润,
    到晌午里有晚风来安慰,
  更有那长夜的慰安,看星斗驰骋。

象一朵蔷薇,她摇晃的身姿;

  来阵阵冰暴,摧残了她的遭受。

  你说那应分是她的安全?
    但运命又叫残酷的手来攀,
    攀,攀尽了青条上的亮丽,——
  可怜呵,苏苏她又遭一度的伤害!  
  ①写于1922年四月5日,初载同年三月1日《早报七周年回看增刊》,具名徐志摩。

却生在罂粟的海洋里,摧残了她的身姿。

  那荒草地里有她的墓碑

  作为二个毕生追求“爱、自由、美”水乳融合的“布尔乔亚”作家——徐章垿,不用说对美好事物的面临损害和被摧毁是最敏锐而富于同情心的了。
  小说《苏苏》也是徐志摩那类题旨诗歌中的佳作。此诗最大的特征,是想象的英雄和思量的古怪。它写一个可以称作“苏苏”的陶醉姑娘之人生不幸身世,却不象一般的平庸、滞实的诗文那样,详细记载主人公的切切实实人生经验,以写实性和再次出现性来表现主题。而是丰硕发挥作家为人啧啧赞赏的想像和“虚写”的绝艺,以极富罗曼蒂克主义风格的虚构和夸大拟物,器重写出了苏苏死后的阅历与境遇。那不只是一种“聊斋志异”风格的“精变”。是仙话?照旧鬼话?抑或童话?恐怕兼而有之。从中华太古诗篇观念看,以香花美草拟喻靓女是日常的。但大致仅只借喻漂亮的女子生前的美貌使人陶醉和纯洁无邪。而在这首诗中,徐章垿不但以“野蔷薇”借喻“苏苏”生前的赏心悦目摄人心魄——“象一朵野蔷薇,她的姿容;”更以苏苏死后坟地上长出的“野蔷薇”,来拟喻苏苏的“灵魂”。如此,苏苏的拟物化(苏苏→蔷薇)和蔷薇的拟人化(蔷薇→苏苏)就叠加在协同了;恐怕说,以“野蔷薇”比喻苏苏的赏心悦目是明喻其“形”,而以苏苏死后坟墓上长出野蔷薇来代表苏苏则是暗喻其“神”,如此,形神俱备,蔷薇与苏苏完全融为一体,蔷薇成为苏苏的本体象征。
  全诗正是以蔷薇为线索,纵贯串接起苏苏的生前死后——生前只占全诗八个时刻流程的五分一。
  苏苏生前,痴心纯情,美观如蔷薇,然则却被人间世的大洪雨凶狠摧残致死;
  苏苏死后,埋葬在荒郊里,淹没在曼草里,然则,灵魂不死,荒土里长出了“血染的蔷薇”;
  蔷薇一度受到了宽厚仁慈的天体老妈的温存抚爱和滋润培养,并一时从痛心中脱身出来。“清露的滋润”、“晚风的劝慰”,“长夜的慰安”,“星斗的交错”……挚爱着自然并深得其灵性的作家徐章垿寥寥几笔,以临近轻巧自由实则满蕴深挚情怀的本来意象,写出了宇宙空间的纯朴与如月。
  最后一段的剧情反败为胜,浮现出作家构思的技艺极其精巧和兼具的匠心。野蔷薇——苏苏死后的神魄,暂得温存安宁却无法万法归宗,“但时局又叫残暴的手来攀/攀,攀尽了青条上的姹紫嫣红——”。在此蔷薇碰到“狂暴的手”之风险之际,使得平昔叙事下来的诗忍不住站出间接钻探和抒情:“可怜呵,苏苏她又遭一度的迫害”。
  无疑,罗曼蒂克主义的“童话式”想象和各具特色的Mini构思以及小说家主体对美好事物境遇迫害的连天人道主义同情心,使此诗获具了牢固内蕴的含量和浓郁撩人的诗情及感染力。
  蒋海澄在《中华夏族民共和国新诗六十年》中关于徐章垿“在女生前面极度念叨”的嘲笑评论自然未免稍尖刻了有的,但若说徐章垿对软弱娇小可爱的美好事物(美貌的女子自然包罗内部)极度真诚,充满垂怜柔情,当是不假。那首故事集《苏苏》,满溢当中的正是那么一种对美好事物际遇到伤害害而引起的令人心痛苦酸的挚爱之情。全诗虽是叙事诗的体裁和框架,但激情的流溢却充满着外部上仅只叙事的字里行间——叙事,成为了一种“有象征的叙事”!极其是最终一节的几句:

那罂粟公里有她的墓碑

  淹没在蔓草里,她的伤感;

  “但运命又叫凶恶的手来攀,攀,攀尽了青条上的灿烂,——”

淹没在罂粟里,她的难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