寅夫惠教游鼓山四诗细读如在屴崱杖屦间想像追和用坚重游之约四首 其三原来的小说[程钜夫古诗]

寅夫惠教游鼓山四诗细读如在屴崱杖屦间想像追和用坚重游之约四首 其三

元代:程钜夫

程钜夫(1249年—1318年),初名文海,因避元武宗海山名讳,改用字代名,号雪楼,又号远斋。建昌人,祖籍郢州京山。元朝名臣、文学家。程钜夫少与吴澄同门。南宋末年,随叔父降元,入为质子。因受元世祖赏识,累迁至集贤直学士,并参与编修《成宗实录》、《武宗实录》。延祐五年去世,年七十。泰定二年,追赠大司徒、柱国,追封楚国公,谥号“文宪”。程钜夫历事四朝,为当时名臣,其文章雍容大雅,诗亦磊落俊伟。有《雪楼集》三十卷。

程钜夫

啧啧复啧啧,候虫催织作。少妇对秋缸,泪逐灯花落。向来陌上桑,根株尽漂泊。綀衣恐不完,尚敢望纨帛。——元代·黄玠《闻蛩》

闻蛩

此老今年八十三,江滨独擅汉衣冠。文章衔袖龙蛇字,须发如霜虎豹颜。耆旧于今足尘土,典型留此重家山。醴牢略具高年礼,万一神丹乞九还。——元代·程钜夫《赠汪郎中》

赠汪郎中

诘曲山蹊穿复斜,溪流浅碧漾寒沙。山村乱后萧条甚,隐约疏林一两家。——元代·舒頔《书西坑杨子威巡检官舍》

书西坑杨子威巡检官舍

元代:舒頔

诘曲山蹊穿复斜,溪流浅碧漾寒沙。山村乱后萧条甚,隐约疏林一两家。

1

寅夫惠教游鼓山四诗细读如在屴崱杖屦间想像追和用坚重游之约四首 其一

元代:程钜夫

程钜夫(1249年—1318年),初名文海,因避元武宗海山名讳,改用字代名,号雪楼,又号远斋。建昌人,祖籍郢州京山。元朝名臣、文学家。程钜夫少与吴澄同门。南宋末年,随叔父降元,入为质子。因受元世祖赏识,累迁至集贤直学士,并参与编修《成宗实录》、《武宗实录》。延祐五年去世,年七十。泰定二年,追赠大司徒、柱国,追封楚国公,谥号“文宪”。程钜夫历事四朝,为当时名臣,其文章雍容大雅,诗亦磊落俊伟。有《雪楼集》三十卷。

程钜夫

迢递春山春日迟,老天无事使人悲。时危汉苑花含笑,风急隋堤柳蹙眉。村落无烟几千里,麦麻何处两三岐。年来无限伤春意,独倚长松听子规。——元代·舒頔《蜀水道中》

蜀水道中

杰阁逶迤秋色老,霜林掩映暮峰横。居人自有閒中伴,坐对飞流意不惊。——元代·黄公望《题李成所画十册
其五 秋山楼阁》

题李成所画十册 其五 秋山楼阁

君不见车如流水马如龙,大道长驱耳生风。床头黄金借颜色,快意正在一日中。又不见车如鸡栖马如狗,侧足旁趋面生垢。投人不遇刺欲漫,失意宁论百年后。凫胫自短鹤自长,颠倒万事未可量。西来江水东流去,白日竟是为谁忙。且当开尊酌美酒,起舞顿足歌堂堂。——元代·黄玠《堂堂歌》

堂堂歌

元代:黄玠

君不见车如流水马如龙,大道长驱耳生风。床头黄金借颜色,快意正在一日中。

又不见车如鸡栖马如狗,侧足旁趋面生垢。投人不遇刺欲漫,失意宁论百年后。

凫胫自短鹤自长,颠倒万事未可量。西来江水东流去,白日竟是为谁忙。

且当开尊酌美酒,起舞顿足歌堂堂。

1

五老催归客,天寒道路长。残冬涉易水,几日到浔阳?学见吾宗盛,身随圣道昌。未应嗟晚达,松菊近柴桑。——元代·程钜夫《送程君俊学正归浔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