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章垿诗集: 感谢天!作者的心又曾经的跳荡

  苏醒的盼切,只增剧灵魂的麻木!

我心的回往

“不用管我!”浅影里的人停顿了一下,带着哭腔嗔道。

  迷惘,迷惘!也不知来自何处,

在追求与进取中忘却了抱怨

而此时,在这默默江湖中的另一处。涓涓细流,泠泠月色。一片辉晕寒烟里,几枝枯桠斜倚水面,摇曳晃动。在婆娑流动的浅影里依稀蹲着一个人,双手揽膝,圈成一团,在那儿嘤嘤的哭泣,身影瘦小,双肩在不住的耸动着。小小的身体里似乎有数不尽的悲伤难过需要宣泄。

  嘲讽我这蚕茧似不生产的生存?

庆幸这迸发激情的青春

正当众人思衬此处时,帘幕重帷中的倩影,幽幽的抬起纤纤素手在那几根琴弦上撩拨了几下,清新的琴音便在雅致中,一声声,如澄澈的碎玉般叮咚叮咛。仿佛饱经人世沧桑,阅尽漫漫烟尘,又似穿越千年的光阴,最终寻觅到的,不过是前尘的旧梦依稀,而这一世,潦倒荒芜的,依旧是捉弄人的命运。

  在空灵与自由中忘却了迷惘:——

只为梦想驰骋的明天

浅影里人望着夜色漫卷,轻烟笼罩的湖面,依旧怔怔的发愣。夜深露重,寒气袭人,禁不住把拢在一起的胳膊拢得更紧些。

  如今,多谢这无名的博大的光辉,

追逐的梦想,恰增青春的力量

“哭好,就回去吧!”清瘦颀长的人欲说还休,转而无限怅惘的叹道,随即转身消失在漫漫夜色之中,惊起夜憩的鸟儿“嗖嗖”地扑棱着翅膀,低鸣着乱飞。

  也散放了我心头的网罗与纽结,

容忍我的狂放

琴声由刚才的激昂慷慨既而变的深沉浑重,最终化为一声叹息,渐息,渐渐息。一如寂廖阑珊的月夜,苍苍茫茫的江头,薄暮寒烟里,在漆黑辽阔的夜幕中,丝丝淡去,留下的只是一层薄薄的,难以寻觅的印痕。

  忧愁,新竹似的豁裂了外箨,

容纳我的祈祷

第九章 泠泠月色播浅辉

  变一颗埃尘,一颗无形的埃尘,

多谢青春

过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不知是累了还是想通了,只见浅影里的人儿轻抚了一下衣衫,从斑驳陆离的阴影里站起来,狠狠地握了一下拳头,毅然决然的转身离去。
目录
下一章 美意金樽酬静女

  多谢天!我的心又一度的跳荡,

愿它随我变成一只飞越荆棘的黄莺

一曲舞罢,众人尚自回味,只听弹奏者道:“小女子湖心阁水芷清,多谢各位江湖好汉武林同道捧场!”声音如黄莺出谷,乳燕归巢,极是雅致婉转。说罢隔着重帷,拉着身旁的献舞者向众人一鞠,便悄悄退了出去。

  是何来倏忽的神明,为我解脱

我的虔诚

每日一问
多少事浮生若梦,多少人终成过客。冰漓为什么会觉得水芷清的声音有一种熟悉的错觉?

  在艳色的青波与绿岛间萦回,

像马蹄莲英英的爽露

图片来自网络

  更不向人间访问幸福的进门,

容许我的懵懂

如果这一生注定命运多舛,漂泊流浪,注定枕着潇潇细雨与清风明月相伴,注定把酒言歌,行侠仗剑走江湖,把一腔凌云壮志换成云淡风清的浮烟,又何必感伤太多,索求太多。如果想透了,发现不过是用红尘的枷索给自己上了一副镣铐,让自己禁锢其中,深陷其中,却又不愿放弃这一切抽身离去。终究一切切苦在自己!

  这天蓝与海青与明洁的阳光,

青春的神圣啊

然而,在一切淡的化不开,放不下的时候,忽而弦音一调,一声高亢,转而一切停顿,静止无声。仿佛时间行止不前,万物不复存在,千转百回之中只有那几声曲调,让人,魂牵梦绕,经久不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