琵琶名曲: 十面埋伏

  汤应曾,邳州人[1],善弹琵琶,故人呼为汤琵琶。贫无妻,事母甚孝。居有石楠树[2],构茅屋,奉母朝夕。幼好音律,闻歌声辄哭。已学歌,歌罢又哭。其母问曰:“儿何悲?”应曾曰:“儿无所悲也,心自凄动耳。”

琵琶古曲《十面埋伏》,又名《淮阴平楚》、《楚汉》。它以刘邦、项羽垓下之战为主题,运用琵琶特有的技巧,令无数听众的心灵为之震撼,如今已成为世界名曲。遗憾的是,这一杰作却不知出自谁人之手。
有关这首琵琶大曲的文字记载,最早见于明王猷定的《四照堂集·汤琵琶传》。传中有人称“汤琵琶”的汤应曾(约1585~1652年)弹奏琵琶曲《楚汉》的详细记载:汤氏“所弹古曲百十余曲……而尤得于《楚汉》一曲。当其两军决战时,声动天地,瓦屋若飞坠;徐而察之,有金声、鼓声、剑弩声、人马辟易声;久之,有怨而难明者为楚歌声,凄而壮者为项王悲歌慷慨之声、别姬声;陷大泽有追骑声;至乌江有项王自刎声、余骑蹂践争项王声。使闻者始而奋,既而恐,终而涕泣之无从也。其感人如此。”
有人将《十面埋伏》首段旋律与维吾尔族北疆《古典歌曲》第七套第五曲作了比较,发现两者的调式、骨干音、终止式和气质十分相似,因而认为《十面埋伏》吸收了西北少数民族音乐的精华。而汤应曾确曾到过嘉峪关、张掖、酒泉等西北战场,具备了创作《十面埋伏》的条件。但是,与汤应曾过从甚密并结为知己的王猷定在《汤琵琶传》中,并未说汤创作《十面埋伏》,而将《十面埋伏》列入“古曲”一类。
有人认为,许多琵琶古曲都是出自民间,经过几代艺人的加工演练才日趋成熟甚或达到炉火纯青境地的,是集体智慧的结晶,《十面埋伏》可能就是如此。
看来,《十面埋伏》作者之谜难于大白了。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lishixinzhi)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十面埋伏》和《霸王卸甲》反映楚汉相争的同一历史题材,乐曲的构思也相同,分作战前的准备阶段、作战情景、战争的结局三大部分。但这两首乐曲所表现的具体内容各有自己的侧重面。按《养正轩谱·顾曲须知》说:“惟十面为得胜之师,卸甲为败军之众。”《十面埋伏》的重点段落是:“埋伏”、“鸡鸣山小战”、“九里山大战”,描写刘邦用十面埋伏之计击败项羽的激烈战斗场景,音乐格调昂扬。《霸王卸甲》的重点段落是:“楚歌”、“别姬”。作者无法回避项羽失败的史实,但怀着崇敬的心情去描绘项王悲歌壮别的场面,音乐格调悲壮。

  世庙间[3],李东垣善琵琶,江对峰传之,名播京师。江死,陈州蒋山人独传其妙[4]。时周藩有女乐数十部[5],咸习其技,罔有善者,王以为恨。应曾往学之,不期年而成。闻于王,王召见,赐以碧镂牙嵌琵琶,令著宫锦衣[6],殿上弹《胡笳十八拍》[7],哀楚动人。王深赏,岁给米百斛,以养其母。应曾由是著名大梁间[8],所至狭邪[9],争幕其声,咸[女甲]昵之。然颇自矜重,不妄为人奏。

   
关于《十面埋伏》产生于何时迄今无定说,但在明代王猷定(1598-1662)著的《四照堂集》卷八《汤琵琶传》一文中有这样一段描写:“……而尤得意于楚汉一曲。当其两军决斗时,声动天地,瓦屋若飞坠。徐而察之,有金声、鼓声、剑弩声、人马辟易声;俄而无声。久之,有怨而难明才为楚歌声;凄而壮者为项王悲歌慷慨之声;别姬声;陷大泽有追骑声;至乌江有项王自刎声、余骑蹂践争项王声。使闻者始而奋,既而悲,终而涕泪之无从也。其感人如此。”从文中描写的《楚汉》一曲情节与《十面埋伏》所描写的相符,由此可见早在十六世纪之前,《十面埋伏》已在民间淬。

  后征西王将军招之幕中,随历嘉峪、张掖、酒泉诸地[10]。每猎及阅士[11],令弹塞上之曲。戏下颜骨打者[12],善战阵,其临敌,令为壮士声,乃上马杀贼。一日至榆关[13],大雪,马上闻觱篥[14],忽思母痛哭,遂别将军去。

   
早在唐代,白居易(772-846)曾写过一首《琵琶行》(此诗写于公元816年的一个秋夜),诗中有:“银瓶乍破水浆进,铁骑突出刀枪鸣。曲终收拨当心划,四弦一声如裂帛;”这样的诗句,可见那时白居易曾听到过表现激烈战斗场景的琵琶音乐。

  夜宿酒楼,不寐,弹琵琶作觱篥声,闻者莫不陨涕。及旦,一邻妇诣楼上曰:“君岂有所感乎,何声之悲也?妾孀居十载,依于母,母亡,欲委身,无可适者,愿执箕帚为君妇。”应曾曰:“若能为我事母乎[15]?”妇许诺,遂载之归。

   
自公元1818年华秋萍编的《琵琶谱》问世以来,其后各个琵琶谱集都载有《十面》乐谱。各个版本在分段与分段标目都有所不同。如:《华氏谱》称《十面》,由直隶王君锡传谱,凡十三段;《李氏谱》名《淮阴平楚》,隋秦汉子作;金山周瑞清厚卿校,凡十八段;《养正轩谱》称《十面》,一名《淮阴平楚》,凡十八段;《瀛州古调》名《十面埋伏》,凡十段。

  襄王闻其名,使人聘之,居楚者三年。偶泛洞庭,风涛大作,舟人惶扰失措,曾匡坐弹《洞庭秋思》[16],稍定。舟泊岸,见一老猿,须眉甚古,自从箐中跳入篷窗[17],哀号中夜,天明,忽抱琵琶跃水中,不知所在。自失故物,辄惆怅不复弹。

   
现用卫仲乐先生演奏,裘春翘、叶绪然、林友仁、胡晓芳记谱,载于《琵琶独奏曲集》之十段谱分析:[澳门mgm集团,一]列营;[二]吹打;[三]点将;[四]排阵;[五]走队;[六]埋伏;[七]鸡鸣山小战;[八]九里山大战;[九]项王败阵;[十]乌江自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