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情事老来悲(姜夔的三首元夕词赏析)

鹧鸪天

读罢姜夔的三首《鹧鸪天》词,心里似乎又有许多话要说,而且我又觉得我前面的那篇《一段情要沉吟多少年》写得是如此的肤浅了,因为在这三首元夕词中所表白出来的浓情厚意不是我辈所能臆想的。

鹧鸪天·元夕有所梦

  姜夔  

这三首《鹧鸪天》词是姜夔四十多岁时寄居临安时所作。

《鹧鸪天·元夕有所梦》是宋代词人姜夔的作品。这是透露恋人信息和相恋时地非常显豁的词作。上片先写对昔日恋情的悔恨,再写梦中无法看清情人的怨恨,足见作者恋情之深炽;下片说久别伤悲以至愁白了鬓发,煞拍两句想像在元宵在放灯之夜,对方也在悲苦相思,语极沉痛。全词意境空灵蕴藉,语言自然清劲,耐人咀嚼。

  肥水东流无尽期,当初不合种相思。梦中未比丹青见,暗里忽惊山鸟啼。
春未绿,鬓先丝,人间别久不成悲。谁教岁岁红莲夜,两处沉吟各自知。

第一首是“正月十一观灯”

作品名称

  这首记梦词,作于宁宗庆元三年元宵节,题目是《元夕有所梦》。

巷陌风光纵赏时,笼纱未出马先嘶。白头居士无呵殿,只有乘肩小女随。花满市,月侵衣,少年情事老来悲。沙河塘山春寒浅,看了游人缓缓归。

鹧鸪天·元夕有所梦

  本词以倒叙开始,先叙梦醒之后的无限怅触。肥水源出合肥,点明两人相爱地点。词人怅恨的是当初不该彼此钟情,因为情愫一经种下,就如水流之无有尽期,恋情亦是没有已时,即使分别以后,也是相互怀念,无时或忘。词意至此转入梦境,“梦中”两句,写词人日有所思,夜间便有所梦,但梦里的她却似隐若现,迷离朦胧,还不及画中人那样真切分明。可惜的是就连这样飘忽不定的梦,也很快被几声鸟啼惊破了。这里写梦中相会,不作正面叙述描绘,而是隐约其词,欲说还休。

这是一首闹中取静的词。观花灯本应是欢乐的事。但眼前的马嘶人闹的景象却勾起了一个中年男人对往日情景的追忆。在这滚滚红尘中,他的心却是孤独的痛苦的。因为在他的心中沉淀着一段终生难释的情怀。那少年时的一段情埋藏在心头,似一坛烈酒,经过了如水流年,非但未淡化而且会变得更浓更香。平日里,家有妻室,儿女乘肩,粗茶淡饭,诗书作伴暂时也许会淡薄记忆,但那是沉淀并不意味着往事会烟消云散。在这灯火阑珊的元夕夜,在欢聚的人流中他是那样的忆念那些流逝的岁月,那人那灯那情景再次出现在眼前。但流年如水,,灯火阑珊,何处觅同心,此情只待成追忆了。

创作年代

  作者写本词时已四十多岁,开始进入老境;世途的艰难,使他叹息“少小知名翰墨场,十年心事只凄凉。”二十多年前的恋情,到如今只能引起无限悲思:“少年情事老来悲。”“春未绿”两句点出,目前的凄凉况味,使他深感绿满大地的芳春尚未来到,而自身却已鬓发苍苍,徒伤老大。两人一别多年,只有在梦中能够小会片刻:“人间离别易多时,见梅枝,忽相思。几度小窗幽梦手同携。”(《江梅引》)有时就连在梦中也见不到伊人,使他更深系念:“今夜梦中无觅处,漫徘徊,寒侵被。”(同上)

一句“少年情事老来悲”感人心魄。既道出了作者的悲苦心景,又概括了少年情怀的浪漫和老来情结的难了。

南宋

  “人间别久不成悲”,这句话耐人寻思,别离本来只令人悲:“悲莫悲兮生别离”(《楚辞·九歌》)。“执手霜风吹鬓影,去意徊徨,别语愁难听”(周邦彦《蝶恋花》)。但分别时间一久,其感觉就与初别不同,是由表露转为内蕴,敏锐变成迟钝,此所谓“不成悲”也。但“不成悲”不等于不悲,相反的是别愈久则爱愈深,而悲也愈甚了。词人在同时所作《鹧鸪天》题为《元夕不出》的词中写道:

本是欢聚,却是悲苦,人散了,心装许多愁,缓缓而归。

作品出处

   忆昨天街预赏时,柳悭梅小未教知。而今正是欢游夕,却怕春寒自掩扉。
   帘寂寂,月低低,旧情唯有绛都词。芙蓉影暗三更后,卧听邻娃笑语归。

第二首是“元夜不出”

《白石道人歌曲》

  这首词可以作为“谁教”两句的注脚,每当那个令人惆怅的日子──元宵灯节到来之时,人们都上街欢游赏灯,而他却偏偏触景伤情,闭户不出。“谁教”是设问,试想两人各处天之一涯,每年此时,红莲明灯虽粲然如昔日,而彼此却都已历尽沧桑,追忆起当年欢聚的“旧情”,怎不教人黯然神伤!这种由于长别离而引起的长相思,究竟是谁所造成的,又有谁能理解呢?只有两人各自去细细体味了。

忆昨天街预赏时,柳悭梅小未教知。而今正是欢游夕,却怕春寒自掩扉。帘寂寂,月低低。旧情惟有绛都词。芙蓉影暗三更后,卧听邻娃笑语归。

文学体裁

  总的说来,两首词都是写梦境,只是前者勾勒清晰,想象丰富,后者情调幽暗迷惘,低徊留连。关于梦醒后的描写,前者采用淡笔,以自然之物衬托出内心衷情;后者运用浓墨,借灯节欢乐反跌出沦落之悲。此外并通过补叙、倒叙、衬托、渲染、追忆、想象,使这首字数不多的小词容纳了丰富的内容和复杂的心理活动,还能开拓词境,给读者留下回味的余地,而作者的相思之意,也就象梦幻般地萦绕在人们的心上。这大概就是白石恋情词最值得称道的特色吧!(唐圭璋
潘君昭)

前日里是元宵灯节的预演,他还在女儿的陪伴下去看了,似乎还有兴致,而今日里是元宵节啊,是最欢乐的时候啊。可是却不想出去了。为何?是春寒。只是怕春寒吗,未必见得。也许这怕春寒只是一托词。其实是有更深的原因的,他怕的是触景伤情,怕昨晚的情景再现,他怕勾起他那沉淀的少年情怀。真是一个重情而伤心的男人,他就象那经过了风雪相伴,随时都会飘飞的梅花,寂寞,孤傲而悲泣。他轻掩柴扉,躲进小屋,做什么呢,睡觉吗,他能安睡吗?夜深了,。帘深深,月低低,照无眠。旧时的情感都倾注在他在苏州所作的《暗香》和《疏影》中了。临家的孩子回家了,那种开心,那种开怀的笑!他并没有睡,他“在帘儿底下听人笑语!”一个并不算老的男人,其心景是那样的低沉,那样的悲惨,让我们再次想起他那句:“少年情事老来悲”。一段久远的情事却那样深刻地铭记于心,永难忘怀。这种痴迷人间少有。

笫三首元夕有梦

作者

肥水东流无尽期,当初不合种相思。梦中未经丹青见,暗里忽惊山鸟啼。

姜夔

春未绿,鬓先丝,人间别久不成悲。谁教岁岁红莲夜,两处沉吟各自知。

作品原文 听语音

本词为白石散人怀念故人之作。据传,姜白石早年浪迹江淮,在合肥认识了一位精通音律,善谈琵琶之勾栏女子。至此,子期伯牙,引为知音,结下不解之缘。但最终不能相守,擦肩而过,天各一方。姜深憾之,二十多年未能释怀。值此上灯佳节,俪影成双。元宵的红莲灯便幻化成词人心中那点隽永的朱砂痣,故心痛徘徊之余,沉吟成此佳作。

鹧鸪天⑴·元夕有所梦⑵

肥水东流无尽期,

肥水东流无尽期⑶,当初不合种相思⑷。梦中未比丹青见⑸,暗里忽惊山鸟啼。

牐牭背醪缓现窒嗨

春未绿,鬓先丝,人间别久不成悲。谁教岁岁红莲夜⑹,两处沉吟各自知。[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