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归渡扬子原来的小说[徐延寿古诗]

浩浩悲歌击楫声,瓜州镫火聚寒城。空言天堑分南北,不使中原罢战役。漂泊孤身衣有泪,兴亡终古水无声。惟余两点金焦在,日见潮痕落又生。——汉朝·徐延寿《南归渡扬子》

共借僧寮1榻眠,离家愁说两经年。断云古驿过樵水,凉雨孤舟忆楚天。千里别情芳草外,伍更残梦落花前。城南歌舞今消歇,又见关山月上弦。——北齐·徐延寿《建州符山寺别楚黄樊山甫》

图片 1

南归渡扬子

明代:徐延寿

字存永。闽县人,明末清初盛名作家、学者。藏书法家徐火勃
子。明诸生,明亡不仕,与许友、陈浚堪当“闽中叁才子”,名冠一时。有《尺木集》。其“红雨楼”藏书知名4方。其父卒后,承父志,读父所遗留藏书,益加收购收藏。家有书楼名“鳌峰”,至延寿时,改称“鳌峰书舍”,牙签四周。藏书之富,本地无人相比。另有大顺小说家徐延寿,江宁人,唐开元间处士。《全唐诗》收其诗叁首。

徐延寿

晴雪团风,轻烟弄暝,汉宫搅散春魂。院落濛濛,书脾虚度长门。甚时扑帐窥鸾镜,但迷离、细认啼痕。悄难凭、暗逐游丝,轻漾湘纹。依依张绪添双鬓,便碰到白眼,偏趁俗尘。梦影依微,砚边何人与传神。6朝依然斜阳里,荡空江不见桃根。最堪怜,才化新萍,又逐行云。——隋代·徐睿周《高阳台
絮影》

高阳台 絮影

未破浮生梦,观景驾客舟。龙城初寄迹,雁塔且閒游。登览江山胜,吟怀品物稠。周瑜驰骛地,黄菊几番秋。——西楚·徐庭翼《初至福州登太平塔》

初至佛山登太平塔

酒阑便忆年时事,彻夜开心。锦幕芳襦。销得春风一斛珠。最近零落何人知道,梦里见到罗敷。帐冷衾孤。燕子雕梁到也无。——清朝·徐釚《罗敷媚
其肆 无题,用香严斋词韵》

罗敷媚 其四 无题,用香严斋词韵

清代:徐釚

酒阑便忆年时事,彻夜喜悦。锦幕芳襦。销得春风1斛珠。

今昔零落何人知道,梦到罗敷。帐冷衾孤。燕子雕梁到也无。

1

建州符山寺别楚黄樊山甫

明代:徐延寿

字存永。闽县人,明末清初知名作家、学者。藏书家徐火勃
子。明诸生,明亡不仕,与许友、陈浚堪称“闽中3才子”,名冠有的时候。有《尺木集》。其“红雨楼”藏书闻明肆方。其父卒后,承父志,读父所遗留藏书,益加收购收藏。家有书楼名“鳌峰”,至延寿时,改称“鳌峰书舍”,牙签四周。藏书之富,本地无人可比。另有元代作家徐延寿,江宁人,唐开元间处士。《全唐诗》收其诗三首。

徐延寿

溪头老妇哭黄昏,哭声凄楚不忍闻。生遭乱离尽哀怨,何为汝独啼酸辛。自言家住城南窟,有儿壮年夫白发。延庆寺前租荒园,年年卖菜为活着。城头解甲纷逃军,仓黄莽窜惊肆邻。小编亦刮钱贳驰马,一家数口依昏姻。入山惊定愁无奈,出门携得斗升在。来时雨余园菜肥,斟酌挑向隩中卖。父子相将入城去,此时消息只照旧。哪个人知一夜飞风来,红巾遍满西南路。邻舍有人逃出城,眼见父亲和儿子驱为兵。裹头白布赤双腿,长发健儿鞭之行。悲来不敢啼,入屋避人私向溪头哭。悔恨当时众多留,相对饥死意亦足。前日万人出城分西东,逼迫俘囚为先锋。闻道此去战诸暨,顾他父亲和儿子劳苦犹城中。——古代·徐时栋《溪头老妇行》

溪头老妇行

莺舌初圆。唤醒啼鹃。叹劳劳、旅鬓徒然。翩其反矣,不受人怜。学嵇康懒,倪迂癖,米痴颠。收十残编。早买归船。算匆匆、世事空煎。翩其反矣,且自随缘。觅叁间屋,数竿竹,壹池莲。——南宋·徐釚《行香子
归兴》

行香子 归兴

长安Panasonic读书人,皂帽萧然迥出尘。暂傍香台寻胜侣,却乘秋水问归津。诗传摩诘真如画,豪拟洪金宝先生未觉贫。犹记高楼吟啸处,10年迢递海陵春。——西魏·徐秉义《白藏送黄仙裳南归》

金秋送黄仙裳南归

清代:徐秉义

长安Panasonic读书人,皂帽萧然迥出尘。暂傍香台寻胜侣,却乘秋水问归津。

诗传摩诘真如画,豪拟朱元龙未觉贫。犹记高楼吟啸处,十年迢递海陵春。

1

纳兰词是隋代有名诗人纳兰容若的创作。纳兰容若(1655-16捌五),原名成德,字容若,号纳兰性德,满洲正黄旗人。高校士明珠的幼子。爱新觉罗·玄烨进士,官一等保卫。他的诗篇在西晋具有极高的人气,在华夏艺术学史上,“纳兰词”光采夺目。

满汉融入时代,贵族家庭兴衰关联王朝国事的规范性;侍从皇上却恋慕雅淡的阅历,构成相当的条件与背景。个人超逸才华,诗词的编慕与著述显示超过常规规的本性特征和明显的艺术风格。

王伯隅曾说:“纳兰成德以本来之眼观物,以自然之笔写情。此由初入中原,未染汉人风气,故能真心如此。”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和风细雨,然后君子。

纳兰性德:没落的清王朝,一颗炫耀的明珠;

纳兰性德:寂寞如花的名字,温暖如雪的记得;

纳兰容若:那几个绕梁7日的名字,已改成文化标志,留在了历史扉页。

木香祖令·拟古决绝词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六峰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

何如薄倖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金缕曲

德也狂生耳!

不经常间、缁尘京国,乌衣门第。

有酒惟浇赵州土,哪个人会成生此意?

不信道、遂成相亲。

青睐高歌俱未老,向樽前、拭尽豪杰泪。

君不见,月如水。

共君此夜须沉醉。

且由他、蛾眉谣诼,古今同忌。

身世悠悠何足问,冷笑置之而已。

寻思起、从头翻悔。

三日心期千劫在,后身缘、恐结他生里。

然诺重,君须记。

卜算子·新柳

娇软不胜垂,瘦怯那禁舞。

不定每年八月风,翦出红棕缕。

一种可怜生,落日和大雨。

苏小门前长短条,即渐迷行处。

采桑子

白服装凭朱栏立,申月趖西。

点鬓霜微,岁晏知君归不归?

残更目断传书雁,尺素还稀。

始终相思,准拟相看似过去。

采桑子

拨灯书尽红笺也,依旧无聊。

玉漏迢迢,梦之中寒花隔箭杆。

几竿修竹三更雨,叶叶萧萧。

分付秋潮,莫误双鱼到谢桥。

采桑子

以往才道当时错,心思凄迷。

红泪偷垂,满眼春风百事非。

情知此后来无计,强说欢期。

1别如斯,落尽犁花潮又西。

采桑子

非关癖爱轻模样,冷处偏佳。

别有根芽,不是世间花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