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为高分而学好语文是一种良性循环

语文就是思想,语文就是生活,语文就是你这个人。学习语文,就是在塑造自己的灵魂。(学生主要是在语文学习中成熟、成长的,其它学科顶多管到“智商”,语文管的是人的全部)你要明白了这个道理,语文很快就学好了,也就是说,很快就进化到人了。不明白,我再写十万字,你还是个猴子。

图片 1图一图片 2图二

我教语文,第一,十分重视朗读,是朗读让学生喜欢语文,是朗读,让他们有了悟性,有了较好的语感,第二,十分重视写字,学生写不好字我觉得是块心病,第三,我特别喜欢教作文,学生也特别喜欢写作文。

图片 3

写作能力考察级别从D上升到F

写字的规律是什么?是描红,仿影临帖,而且要天天描红,仿影,临帖。

第三,语文教学体系所教给你的“语文”,
是一群中国的弱智人为了他们的饭碗而强加给你们和你们的老师的。他们自己的语文水平很差,没有几个思想有水平说话有水平或者写文章有水平,没有几个敢无耻
地站出来跟批评他们的好汉比一比。你们每所学校里的语文尖子、作文尖子都比他们强。我这样说不是贬低他们,我也理解他们工作的辛苦,他们也不是故意毁你
们,他们是没办法,只能躲在阴暗的角落里用一颗“善良”的心拼命做野蛮的事。这样怎么办呢?这就需要你自己救自己。你就不要总跟他们过不去了,要尊重他们的劳动,体谅他们的辛苦。好比武松拜了宋江做武术指导,怎么办呢?造反是不对的,只好自己另起炉灶吧。这回就该明白,语文乃是在“语文书”以外了。(对语文教材大不认可,而且觉得语文教材的编辑水平没有改善的希望。教材虽然有诸多局限,但其入选的篇目有不少还是经过时间检验的经典,是承载了传统文化信息的文本,在倡导“大语文”的同时,是否也要重视教材经典文本的学习?)

陈妙云:广东主要使用的是粤教版教材,是在新课标出来后编写的一套实验教材。全国的五套试验教材包括人民教育出版社的人教版、广东版、山东版、江苏版,以及语文教育出版社的语文版。现在粤教版教材的好处是,作文训练是以语文活动带写作,也体现了对阅读能力和写作能力的培养。但问题是,大家在使用教材时还是简单地把它作为静态的纯文本去使用,教材有什么课文我就教什么课文,没能理解为什么要选择这篇课文,如何更好地使用教材有待研究和提高。

写字能使人心静,注意力集中,练字能陶冶人的情操,培养人的审美能力,练字,练出恒心,练出坚毅品质。

还有写作文,就写生活中有意思的事,随便写出来就行了,不要去给学生过多的讲怎么写作文。第一段怎么写,第二段怎么写。越讲就会把学生的头脑讲得越笨,越讲他就越不会写。(还是写自由文,赞同。写自由文,才能写出真性情,写出不一样面目,写出每一个“我”来。某种角度说,)到最后,孩子们写出的是千篇一律的八股文。人本来是有想象力的,但他一想象你就说他不对,就扼杀了他的想象力。老师总说学生的作文没有联系生活,没有联系实际,何必一定要联系生活实际呢?要以文章本身作为它的标准,事事都要联系生活实际那不成了框框了吗?

陈妙云:学生对语文重视不够,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语文教材的编写,有没有引起学生的兴趣,能不能真正落实、培养学生的听说读写的能力?这是造成学生对语文学习兴趣不大的原因之一。二是老师的教学方法,怎么教也是个问题。现在很多老师把语文课本当做静止的、纯文本的、封闭的解读和教学,而不是依托课文从而达到培养学生阅读能力和写作能力的目标。这样就让很多学生觉得,这篇课文我没兴趣,也和高考没有直接关系,那就不学了。语文教学中,阅读能力和写作能力这两个最主要的目的在语文课里没有真正体现。这是最根本的问题。

写字就是育人,学写字就是学做人啊。

要说怎样学语文,就必须明确你学语文干什么。如果你学语文是为了语文考试成绩好,那我没什么可说的,你们老师已经说得够好够多的了。我说也还是那一套。我基本上不反对老师们说的那些,我自己也是按照那些经验一直保持语文考试的高成绩的。(说明提高语文考试成绩的方法就那几条,是通用的,没什么秘诀可言,说白了就是些技巧性的东西。如果仅仅是为了应试,教过几轮毕业班的老师都可以是好的教练,但要想提升学生的整体人文素养,就有必要向孔老师这样的大家学习)但如果你学语文不是为了考试好,或者不仅仅是为了考试好,那我可能会有几句另类的话跟你说。当然,这二者并不一定是矛盾的,现在有矛盾,这是我们当前的教学机制和教育体制的僵化所造成的。(深以为然。僵化的教学机制和教育体制,将最有灵性的语文学科逼到了应试的窄路上,将最能体现创造性和愉悦性的写作和阅读,变成了机械重复的习题训练,从而使
语文学习整体上变得枯燥乏味。语文学科的考试真的应该大大有别于其它偏重知识技能的学科,考什么怎么考,才不至于考死语文,是很值得研究的课题。考试不再
成为枷锁镣铐了,语文学习的天地就广阔了)我学语文那时候,老师和课本,都比现在要实在和善良多了。

羊城晚报:难道150分就考不出学生的语文水平吗?为什么还要再加30分?

爱因斯坦:当一个人把在学校里学到的东西全部忘掉之后,剩下来的才是素质。

第四,其实,学好语文很容易。随手教你几招,不怕你扩散,就怕你做不到。一、每天写日记,要写那种不给任何人看的日记,每天就写100字,不多不少。写到一千回,下笔如有神。(拿“写”当酵母,催生“读”。而且写自由文,写心里话,写真实情。无拘无束,我手写我心,先不管章法结构,不管中心思想,不管语言雅俗,把语言写顺写活写明白再说。先练“写话”,再练“写文”)二、大搞文字游戏,开玩笑,猜谜语,写对联,填诗词,给所有老师起外号。嬉笑怒骂,激扬文字,把语言玩得山穷水尽。到那时,看语文书上的课文如同老叟戏顽童,老牛吃嫩草,什么语文考试,作文竞赛,简直不堪一击。(大搞文字游戏,其实就是活学活用语文,创造性地使用语文,将知识转变为能力的途径)三、进行背字词、背诗文比赛。电脑里存盘的资料多,可调用的东西就多。同理,你多背些古今中外死人活人的东西,不用思索,“语文”就顺口而出了。不要死记硬背,要边背边用,活背活用,急背急用,立竿见影。(积累了语文知识要现学现用,用过的东西才真正记得住,用过的东西才算是自己的)以肚子里东西多为荣,君子耻一物之不知,连说一百个成语不重样,假装深沉是蠢驴……明白了吗?

陈妙云:我觉得这很好,折射出教育部对中国语言文学,也就是语文这一科目的重视。改革开放以来,英语学习的人多,投入的时间也多,尤其在高考的指挥棒下,英语花去不少时间。但学生的汉语水平,开玩笑地说,有的真比不上英语水平。拿我熟悉的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大一学生来说,很多老师感慨大一新生有60%的时间花在学英语上,那在汉语言文学这个专业上就挤掉了很多时间。

硬笔字楷书字帖,字帖中的字都是课文中的生字和有生字组成的词语以及学过的古诗。每天安排15分钟的写字课,以硬笔为主,照着字帖,描,仿,临。

第二,你要明白语文是什么。语文不是跟数学物理化学历史地理政治并列的一个学科,你要那样看待它,那你就一定学不好。要知道,语文是一切,覆盖一切,穿透一切。语文所训练的是人对一切文明符号的理解力和创新力。(高屋建瓴。有这样的理解,才有大语文实践的理论支撑。三个“一切”,何其“大”哉)语文学好了,干什么都摧枯拉朽,势如破竹。语文学不好,干什么都愚昧弱智。你看我们古人一天到晚不就是学“语文”吗?学完了就什么都能干,判案子,修水利,打鬼子,搞经济,堂堂五千年中华文明不都建立在“语文”上吗?一切其他学科,不都是用语文表达出来的吗?离开语文,就如同虎毛离开虎皮,一风吹散,啥价值也没有。所以,你必须以对待整个人生的态度来对待语文,(如此苛刻的条件和高门槛,其所指向的“学好语文”当然不是指考个好分数好名次那样的功利目标)才能学好语文。

陈妙云:这是错误推断。理论上说,语言本身就是有序的思维,和逻辑有密不可分的联系。凡是思维好的人,语言能力也强。说得不好听,当然也有文科很厉害而选文科的学生,但极少,多数人是因为理科太难学不下去,才选择走文科这条路。事实上,作文写得好的多数是学理科的男孩。思维好的人,形象思维和理性思维也好,思维不好的人,想法再多也无法有序地组织语言。

语文教学教的不是课文,而是语文,用教材,教识字,教写字,教读书,包括朗读,教表达,激发兴趣,培养习惯,琐碎的分析和讲解,没有必要,要把3500识字量,和2500会写保住,把读和写,抓住,一句话,要把语文的根本留住。

语文好就能理解天地万物,理解各种东西之间复杂的关系。天下哪门东西最复杂?语文最复杂。其他东西都是很简单的。其它东西给你的已知条件恰恰够你做出答案。(又说语文最复杂,又说语文并不玄妙,到底该怎么理解语文?)

但现在写作能力的考察级别已经上升到F级,过去是D级,F指的是探究能力。把本来是F级的探究能力易化成非常简单的模式化流程,这就不对了。现在高考的阅读题和新材料作文题型,用过去那一套去对付的话,肯定不能得到理想的分数。只有指引学生好好地去花时间去学习阅读,培养阅读能力、作文能力,才能考出理想的分数。

教朗读的规律是什么?是跟我读,是让学生听老师读,跟老师读。老师读不好,反复听别人的录音也可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