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管理学之女仙外史·第54回

航海梯山八蛮竞贡 高谈阔论诸子争锋

震声灵遣使议让位 慑威风报聘许归藩

幸蒲台五庙追尊 登日观诸臣联韵

建文十六年十二月,史彬等一条龙人觅了渔舟,别了住持,同到浦口登岸。程、曾三位由淮入徐而至柳州,史彬竟从舟山而达杰克逊维尔,叶永青等仍走归德至兖。方公以一一度召还,升补紫薇省大学士之职矣。新太守乃是庄莅,一宿而别。三处的道路略有远近,皆次第会于比勒陀利亚。先谒过军师,然后奏闻。

却说燕太监三宝太监在海洋诸国追寻朱允文王,被日本国拿获,又逃去了三个人。你道姓甚名什么人?原本也等于胡濙、胡靖。在八年在此之前,同着榆木儿,奉了燕王密旨追寻建文。到江西之宿雾县,宿于旅郏夜半,榆木儿被人杀死,号令首级于峰峦,心下胡猜乱疑,恐连本人性命不保,倒躲在沐西平府中两月有余,再不敢去访张真人了。就微服潜行,回到首都奏知燕王。

建文四年春三月,大宗伯行文与沂州开府,景星接看,内开:

明天黎明先生,文、武百官会齐帝师阙下。月君临朝,奖慰程、曾等两个人,曰:“跋涉九载,总为君父尽瘁,可谓无尔所生。”随召史彬进见,问:“圣驾何不回銮?于今行在哪个地方?”

燕王错愕了一会,幡然笑曰:“原来那道人之言,是那般应的。”胡濙、胡靖见燕王不加诃责而返色喜,随又奏道:“虽访不着建文,却访得个客人。”燕王问:“莫非倒访着了张全一?”胡濙道:“也姓张,与三丰大致。臣等去时,在广信府过,有泰山张道陵天师宫阙,其二十七代嫡孙名冲,号涵虚羽士,能赶走雷霆,推排海岳;臣等已将青州妖人问他,说要到上、中、下三界查明来历,然后去掉。”几人奏对未毕,燕王说:“那还行缓,更有紧于此者。今天太监马和从浙省赶回,密奏建文已到安徽,托言进香,实欲向各蛮国借兵。倘或被她煽动蛊惑,兴兵扰乱,则青州妖党必与连片,为害不校”随唤三保太监至前,谕令:“尔等五个人勿惮费劲,以购求珍玩为名,同往安徽暗访踪迹,不可漏泄机关。”多人顿首接纳。燕王又升胡濙、胡靖均为首相,又给空衔国号玺书一函,令:“于获日投书蛮国,要她差人协解,庶不致有疏虞”。此在胡濙、胡靖从山东回来,燕王复令五个人,同着三宝太监出海去后,直至现今,唯有胡濙、胡靖复命,已不见有三保太监,亦如前番出使,不见有榆木儿一般。燕王亟问:“三保太监安在?”几位奏说:“太监三宝太监已被日本国拿去,臣等幸逃性命。”

原任兵部军机章京铁铉长女,配与原任佥都太守景清之子。奉旨。云云。

史彬根据帝旨,一一奏对;并将彻缄达上。满释奴接取转呈。

燕王正在疑惑不出,忽边报:“海洋诸国,朝贡萨克拉门托。”还道是建文将来天涯纠合来的,大加惊诧。又报:“阿布贾遣人押解宦官马三保,割去耳鼻,头插皂旗一面,粉书‘燕太监三保太监示众’四个字,现在彰义门外候旨。”燕王正有微微不遂意处,那里又当得这几个音讯?不觉牢骚满腹,令立斩于城外。越旬日,安庆又飞报:“利物浦府差正职和副职使二员,赍有玺书,来议军国大事。”燕王衰颓已极,下旨内阁:“俟其到日,先斩此四个人头,悬之国门,为榆木儿、三宝太监报了仇,然后御驾亲征。”阁臣杨荣俯伏奏道:“臣愿皇上安息雷霆,以示圣德渊弘。”燕王道:“卿试奏来。”杨荣奏道:“臣猜来使敢于挺身至此,必是有妖力之人,倘或行刑时,被她潜伏遁形而去,岂不返损天威?古语云:‘两个国家相争,不斩来使。’固然寇盗算不得敌国,然其来必有缘由。兵法:‘伐谋为上。’莫若察其意图,将机就机而处之。设有无状之语,然后命将进军,则士气奋跃,不待战而可制其命矣。”要知燕王心上,其实畏惮杰克逊维尔,又恐诸臣窥破,所以“要杀来使”那句话是假的。今听了杨荣所奏,甚合隐秘,遂谕道:“姑听卿言,准其入京陛见。”

景星大喜,望阙谢恩毕,即令整备香车BMW、锦绣旗帜与笙萧器乐,前往达曼迎娶。都宪太师铁鼎亦盛具奁仪,启知帝师送去。

外是黄绫,中是绛绡,内是锦函,重重封固,有小玉玺钤口,上写“帝师睿览”四字。月君展阅,是一首七言四句,云:

不数日,克雷塔罗钦使已到。正使是刘璟,副使是仝然,有燕邦太常卿等官接住,先请玺书投下通政司衙门,宿于公馆。通政司将玺书送至内阁,转达燕王。拆封视之,书曰:

月君谓鲍、曼二师曰:“此已完局,能够稍慰忠臣于地下。但自起兵以来,倏忽八年,笔者未得省坟墓,反不可能慰先父母于冥冥之中。为人子者于心忍乎?”鲍师曰:“向者国事纷纷,笔者亦未经道及。汝未弥月时,哭母甚哀,小编说:‘儿勿啼,姑待日后封赠阿娘罢。’今不但拜祭,且须酌议此礼。前面一个敕封是为成神,却算不得追远之意。”曼师道:“月君起义讨逆,威加大世界而回故乡,乃尊人未有徽号,与百姓享祭何异耶?”月君恍然泪下,曰:“笔者为帝师,非为帝主,此语不可出自身意。”遂作手敕一道,宣示六卿,略曰:

影落山河月正明,一瓢一钵且闲行。 凭君说与金仙子,翘首黄旗下凤城。

玉虚敕掌杀伐九天雷霆法主太阴君讨逆正名帝师致书于太祖高圣上四庶子燕王曰:建文天子御极四载,深仁厚泽,普洽寰区;至德休光,迥弥穹汉。无论山陬海澨,以及白叟黄童,靡不称为真父母而作圣国君也。乃尔燕藩误听奸言,兴兵犯阙,已属无君;鸣镝惊陵,更为蔑祖。遂敢逼逐乘舆,国母身为灰烬;僭居天位,元储命落尘埃。性本凶枭,刑尤惨毒。一士秉贞,则袒免并及;一人厉操,则里落为墟。可怜周武之臣贰仟,同不时候丧魄;田横之客五百,一旦飞魂。孤家用是纠集义师,网罗铁汉,肇造行宫,爰申天讨。鞭梢所指,辙乱旗靡;剑影所挥,崩角稽首。尚且恃帝门之幻,抗拒王师;亦何如黎丘之鬼,潜消赤日。诛逆使于曼海姆,遐方良有义士;缚贼监于岛屿,蛮邦岂乏奇人?是当清夜扪心,悔已往之擢发;一朝革面,洗此日之含羞。庶可上见高皇,下对臣庶。今者帝驾即返行官,尔其决断避位,自无失兄弟之尊亲;若或悍焉据国,恐难逃篡窃之常典。姑念舍临安而就北平,似或许天牖尔衷;由此烦Smart以达玺书,庶不致神夺其魄。孤家躬掌劫数,性本慈悲,倘以疏通之无法,方知杀戮之有故。莫怪傥言,实深忠告,勿贻噬脐之悔。不宣。建文十八年芳岁嘉月日

孤自勤王以来,历今五载。虽建阙中原,而帝位未复。日夕靡宁,永怀曷已。近者连遭祸患,苏息干戈,又念及祖宗考妣先茔,向缺祭扫。荆榛不前,隧道久矣荒废;狐兔什么人驱,幽宫定然颓坏。今三月将临,孤欲亲往祭奠。卿等其议礼,请奏实施。

随令递与众朝臣,以次传览,皆喜溢眉宇。然后交到掌奏官收起。史彬又奏道:“御驾临行,有旨谕臣,说‘得了淮扬地点,便可重新设置。’今者白龙鱼服,津梁隔开分离,恐遭豫且之厄。”

燕王看了贰回,又愤怒,又羞惭,又痛恨,将书遽掷于地,大骂曰:“小编与妖妇誓不两立!”正宫徐妃劝谏道:“圣上以一旅之师,破建文百万之众,何惧一妇人?独是以妾愚见,如此令人切齿起来,倒中了他的诡计,甚不值得。”燕王道:“怎么倒中了她计?”徐妃道:“就像前几天把郑和解来,不过要激皇上杀之,以离自身臣庶之心。今者此书,亦然而要激君主杀了来使,以壮彼军官之气。大概来者又欲杀身以成名,是求死而来,非畏死而来也。互相干戈互殴,庶民涂炭,天下之迎复建文者,恐不仅仅于一处矣。”燕王听了,大认为然,就问:“据贤妃高见,有啥良策?”

于是乎两奇士谋臣与诸文浙大臣等,都集明惠主公阙下会议。高营口曰:“帝师为国讨贼七年,不暇省墓。今若銮驾到时,满目荒疏,能不忧伤!自当褒崇徽号,建造寝园,方是崇德报功之典。去岁大议褒封,何以反比不上帝师之父母耶?”诸大臣齐声应曰:“总为敕封了府神,便自忽略过去。今须另议徽号。”

月君谕道:“近年来燕贼胆寒。孤家欲发一使,令其速归大宝,避防生民涂炭。若有参差,先拔淮扬,再取中州,以迎帝驾。”

徐妃道:“莫若以礼款待来使,仍许差人报聘。他来激小编,笔者且哄她,说建文若返,自当逊位;若建文不返,岂有祖宗之天下让一异姓妇人做的?如此则直在于笔者,曲在于彼,彼自不敢兴兵。然后相机度势,再图良策。”燕王曰:“建文真个返国,又当什么?”徐妃曰:“今此女生,已自称孤道寡;手下强兵猛将,总是他的潜在。建文虽返,何人肯奉之为主?妾闻昔者秦王、建成、元吉嫡亲弟兄,尚然将佐各为其主,何况陌路耶?”燕王曰:“建文有什么怕她?只那些女孩子据了江西,使作者父子南西接绝,乃心腹大害,不可不早加剪灭的。”徐妃曰:“君主曾说胡濙回来,有青城山道人,能够查他的跟着。其言甚为有理。即如美猴王降妖,也是此法。他的祖辈,现为上界天师,自然呼吸相通,法术必是灵的。何不去请来,先降了头脑儿,别的人心涣散,也就便于驱除了。”燕王道:“爱妃之言深合朕意。”

吕师贞道:“某之愚见,即用前‘忠正直亮顺天安民’之下,添入‘太上帝师’四字,何如?”诸臣赞和曰:“此不易之论也。”于是定议追崇:

史彬谢谢叩谢。

明日御朝,即召库里蒂巴来使陛见。刘璟、仝然几个人皆昂然则入,行Smart见藩王之礼;诸臣莫不内愧。燕王认得正使是诚意伯刘基之子,乃强作霁容,说:“尔为开国元勋之后,何故屈身于妖贼?岂不辱没了你祖父么?”刘璟朗然对道:“臣立身于建文之朝,做的是建文的官,怎么说是妖贼?难道高国王传位于太孙,是妖贼么?殿下之言,有似当日诈称疯病的时候了。”燕王忍住了怒,又说道:“咳,刘基何等聪明才智,怎么你就那样懵懂!那建文年号是虚的,妇人僭称帝号是实的。连虚实二字,你还也许会不借尸还魂?”刘璟奋然应道:“目今正要讲那虚实二字。建文天子的圣驾,指日便临行阙。殿下若以为实,亟宜推位让国,上慰高庙在天之灵;若感到虚,则是无父无君,四海之内,皆成敌人,岂独帝师哉?”燕王道:“天下者,高天子之天下。朕为高皇之子,建文乃高皇之孙,侄让于叔,叔让于侄,总是朕一家之事,非别人可以劝、能够阻的。你今妄言建文将归,且说未来何地?难道朕把祖宗之天下,轻轻让与那些女孩子?”仝然不待说完,就几乎先应道:“笔者帝师若要这么些世上,便可归纳明州,囊括幽蓟,何待明天?所以养精蓄锐者,只为作者君尚在。一迎重新载入参数,则随处倾心,可以传檄而定。先遣笔者等以礼汇报。是不忍以壹人之反叛,而害及Infiniti之男生,照旧为本朝培育元气,大王返谓僭称帝号,那才是真懵懂了。”

太祖唐讳介,为文献清忠抒谟显烈太上帝师;考讳夔,为忠正直亮顺天安民太上帝师;妣黄氏,为仁孝淑顺端懿慈惠太上神妃;祖讳遵晦,为忠宣文靖抱道崇学太上帝师;妣姜氏,为仁明体面端纯庄重太上灵妃。

月君方命程知星等:“各将所历事情奏来。”程知星奏到杀榆木儿,月君道:“壮哉,义士!”亟令召见叶永青。奏到带回方小博士,月君亦亟令宣来。绰燕儿先到,不敢仰视,只是叩首。月君赐名“天生侠客”,命赏黄、白金各一锭。左相赵天泰奏曰:“自知星四个人出使后,冯傕已经捐馆,辅臣李希颜亦以老病乞闲,益知当日帝师不遣臣等之圣意。”帝师曰:“非也。臣子之为君父,但当尽其义之所应该为者,说不得预见天数。

燕王子安然变色,又因徐妃之言,只得含忿优容,便问刘璟:“他是何官,敢来抗朕?”刘璟应道:“是少司空兼理灵台事。”燕王见说有“灵台”二字,心猜必会妖法,所以胆大,是奈何他不足的,只得转为支吾道:“你既知天文,难道不晓得朕是真命国君?如此出言无状,若斩了您那颗首级,却道是朕无衡量。姑从宽宥。”仝然大声嚷道:“作者但知高天皇为立国真命皇上,明惠宗为守成真命太岁,并不知有篡国真命国王。要杀有本身的头在那边,什么宽宥不宽宥,度量不度量!”燕王急得没办法,返顾诸臣道:“料他知甚天文,晓得真命不真命?小编若杀之,倒成了小人之名。”刘、仝三个人正有稍许话说,燕王极其干燥,竟自退朝。随传谕太常寺,令燕飨来使,打发先回;自有人去报聘,不须守待。刘、仝二公料想燕王再不汇合,只得回南安普顿复旨去了。

其高、曾以上不著名讳,又启请帝师敕示。月君批答云:“曾王父讳维寅,高王父讳允恭,坟拢远在楚之江陵。作何设主、祭祖?一并议奏。”诸臣又议:“建设构造五庙于蒲台县之明雷公山,安设神主,四时禘祫,悉遵天子仪制。曾祖、高祖俱追尊为太上帝师。廷议佥同矣。”吕师贞曰:“某尚有愚见:今且没有须要上闻帝师,径先启奏建文天皇,请摄政相府,特颁蜚书下蒲台县,褒崇徽号。何如?”众皆称善。疏上,李希颜大喜,乃遣少宗伯梁良玉。司业卢敏政赍捧玉音五道,到蒲台宣读徽号。并敕令知县速建寝园中岳庙,安设五人太上帝师神主。然后诸臣连名奏闻帝师:“暂缓春蒸之礼,统俟寝园中岳庙成日,恭请銮舆举秋尝之大典,庶上慰君王之心,下谢臣等之罪。”月君览疏毕,即命驾诣陶谒谢。将至阙,李希颜等率诸文浙大臣固请驾回,“容臣等代谢。”月君乃止。

武侯未出茅庐,已定汉业八分;何以鞠躬弹力,至于星陨五丈原耶?孤家处此,乃是为用人,而非己任其事,所以筹度到这一个地步,不得以为训者。”诸臣莫不顿首悦服。时方经幼弟已至,跪在其兄之后,月君呼问何名,方经对曰:“名纶,是魏司寇命的,恰与臣名名次,亦是无缘无故。”月君命入国学读书。

越数日,燕王临殿问群臣曰:“朕欲遣人出使,何人可行者?”

建文七年秋八月,蒲台县上书政党,言寝园、西岳庙各工程,俱已了结。赵天泰、王琎先议:遣梁良玉、刘璟恭代建文君主告祭,方奏请帝师驾幸蒲台。月君敕谕云:

程知星又奏:“所获榆木儿之剑,上有‘弒君’字样。”随取呈上。月君视之,曰:“他日即以此剑斩贼,且藏之尚方。”

官吏皆知是往圣安东尼奥,莫敢应对。杨荣奏道:“君要臣死,臣不敢不死,何况出使?唯国君命之。”燕王笑道:“朕知那班尸位之徒,日常享尽荣华,临事巧于躲避,皆是怕到卡利的。却不知朕别有差遣。”随命通政司参与政务金幼孜道:“朕征召请广信府青城山张冲羽士,汝可星夜前往。彼若不来,汝亦休回见朕。”

敕建园陵者,帝主之鸿施;省祭坟墓者,人子之私义。今国事频繁,边圉严警,孤家虽身往蒲台,心悬象阙。百尔臣工,其恪共乃职。一切军事机密,惟副军师高张家口是任。大司马吕律与文士方经、都都督铁鼎、大司成周辕、都谏邹希轲、太师董彦杲、刘超、瞿雕儿、先锋使小皂旗等扈在此之前行。余并留守阀下,慎哉毋忽。

方欲退朝,忽女金刚进报:“登州当兵仝然赴阔,有事上闻。”月君召入。仝然启奏道:“二零一五年差往岛屿诸Smart,今者统领八国来朝。登郡海套甚险,无可泊舟,因而少保董彦暠令臣从沿海一路看视,直到青州之黄石、Anton诸洛阳停住,业经登崖前行。臣特星夜驰来先奏。”月君谓诸文武道:“海蛮朝贡,具见吾君皇威遐畅,Smart诚心能格。但仪式怎样,两顾问可与诸大臣议定径行,不须再奏。”遂退朝各散。

幼孜顿首领命。燕王又道:“朕本不欲差使往里尔,可恶尔等畏之如虎,朕倒要选派五个去转转。速自奏来,庶免罪谴。”

司天监王之臣择7月中二二十三日,请帝师銮驾启行。

且问:当日差的吕儒等六个人,原只去得琉球、东瀛、红毛三国,怎么仝然说有海蛮八国来朝呢?那些缘故,倒因着东瀛国败回之后,大旨输服,早有朝贡中中原人民共和国的意思,预先纠合下的。

群臣面面厮觑。有周口少卿胡瀹俯伏奏道:“臣愿往。”燕王道:“尔是胡濙之弟,还有些为国之心。但须再得一位同行。”

月君别了鲍、曼二师,止带素英、寒簧、满释奴、范飞娘、老梅婢、柳烟儿及女真等二十名,自备供应,前往蒲台。刘超、小皂旗为前队,满释奴、范飞娘为二队,然后是月君銮驾,王冰师等扈从为第四队,董彦杲、翟雕儿拥护在后,为第五队。

当天卫仲卿借的80000倭兵,都是强有力。其逃回来的,不匀五六百名,哭诉与都督说:“被他两、五个巾帼在半空中中飞下剑来,一斩千万人,马上杀绝了。只恐还要飞到这里,把本身合国的人都杀了哩。”那太史却有个意见,就用着苏秦连衡六国之智,以往归命纳款,反要取中华夏族民共和国的欢心。因而遍遣人在浅海诸岛,把中国有女太岁,怎么着的奇怪神通,随地传播。西西班牙人闻说是活神明下落,那多少个不愿来向往?已经约定,正在会齐的时候,恰值中国差使出海,东瀛沙皇与里胥不胜之喜,直到舟边迎接,钦敬非凡;筵宴之礼,不啻主臣。于是天使同了各国使官,择日起程。每国各差正使一名,副使两名。入贡礼物,特别丰裕。东瀛君主亲送吕儒等八个人天使下船,所以显得便易,比不足高、仝四位到朝鲜这么辛勤的。那海蛮八国,是那几国呢?

杨溥奏道:“臣保举壹个人,唯皇帝抉择。”燕王问:“是什么人?”

初七日人蒲台县界。先是梁良玉、刘璟前来迎驾,随后是抚军督率士民数万叩接,皆两行俯伏,并不拥堵喧嚣,月君甚喜。

一北冰洋,二小西洋,三泰王国,16扶桑,五红毛,六琉球,七夫余,八交趾。

杨溥奏:“工部太史严震才气过人,素有重望。”严震火速跪奏:“臣之不才,既受辅臣举荐,愿充备员以报皇恩。”内阁中书袁珙亦奏道:“臣亦愿往。”燕王道:“多一名不要紧,也见得天朝人员。”袁珙又奏:“臣不敢与闻义务大事,但去相这女人一相,看是何等样的,应灭在几年几月,回报始祖。”燕王大喜。

连夜驻驾于野外。黎明先生,先至城南九天玄母天尊道院,见钟篬不改,庙貌还是。时翠云、秋涛已害干血病死了,唯有春蕊,红香二女真形容惨淡,向月君拜了四拜,凄然泪下。月君抚慰了几句,徐步到公子神位以前,命老梅婢:“代孤家行礼!”柳烟、春蕊、红香多人陪拜。老婢是不肯拜公子的,不得已,勉强拜了,心中不忿,乃吟诗两句云:

各国船舶都到了安黄临沂,随着Smart径入哈特福德,在馆驿歇了。陈鹤山、吕儒、刘炎等先谒军师请命,次赴相府及大宗伯衙门去了。

退朝过后,即召严震等入宫,授以密旨。且谕令:“毋辱君命。”

公子为殇鬼,内人作天王。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照他事他说加以考察部传命姚襄、沈珂三位,指授密意,同去迎接蛮使。三人民代表大会排执事到驿前,蛮使二十四名忙整衣冠,齐齐的趋出迎进。

多个人叩辞了燕王,请给了报聘礼物,径往乌特勒支前行。

柳烟亦信口接下两句云:

姚襄问通事人:“有几国习过汉礼的?方好行礼。”答道:“都未曾习。前日Smart到来,行的是小邦夷礼。”姚襄道:“到你们地点,行的是夷礼;难道到中朝地点,到行不得汉礼么?”通事人又传说,道:“小邦蛮人不知汉礼,与不能够汉话一般,怎行得来?”沈珂道:“汉话固不能够违习;假诺礼文,只须旦夕技术,就可学得。猴儿尚解演戏,何况尔等照旧人性!”姚襄厉声道:“帝师是位女主,你们若行夷礼,擎起一拳,跷起一脚,成何规矩?帝师震怒起来,怎么着了得?照旧爱着你们的道理。”通事的又传与各国蛮使,蛮使道:“总是大家蠢陋,一时见识不到,谢谢Smart提命。情愿就学汉仪,但求宽容几日。”

到了分界地点,歇在公廨。早有人飞报阙下。军师即命放进,并令魏兖、陈略多少人管待来使。原本胡瀹正是锦州府的推官,当日曾请月君降了麋鹿怪,救他女儿的,想来决无危机,所以愿来。严震是建文旧臣,与赵天泰等皆系旧识,又是个富翁出身,就有个别儿差错,不关着缙绅得体,所以杨溥荐他,心上倒也实落落的,一些儿也不怯。进了萨克拉门托城内,想要会会一班旧臣。大家私议私议,恐有人疑惑,倒先来拜王晓丹师。军师辞谢道:“既为国是而来,当在阙下会师,无先行私接之礼;且耆旧老臣多在,尤当避嫌。”严震暗思:“此间有人,所以发迹,到是自个儿冒昧了。”

竟然柳市女,得侍衮龙裳。

姚襄道:“那话才是。”略坐了坐便去。复上军师,军师立命赞礼官四员,前去教习蛮使。不五十十四日,皆已习熟。军师随命姚襄为天王阙下引导官,沈河任帝师阙下导引官,分管朝贡事宜。又传知于各衙门:凡文官都集圣上行殿,武臣都集帝师阙下,两处分开,以省往来之繁。

次日一早,诸文南开臣会集帝阙。宗伯衙门等官导引严震等多少人,进至行殿。燕使初不知设在圣容、玉圭,及旧宫太监值殿等事。一见故主在上,严震便觉良心发露,耳红面赤起来,战兢兢的嵩呼舞蹈,幸亏未曾失仪。王钺道:“严司空,汝还认知建文万岁么?”严震局蹐非常,勉应道:“老臣思量故主,所以得此一使。”赵天泰、王琎等或许微笑。军师抗言道:“帝师有旨:着令来使将燕藩之意,奏闻皇上;再与诸大臣议定,然后奏请帝师示夺。”严震这里料着要向天颜奏对?不经常就没了主意,方悔的当天一贯不殉难,以致有此。没奈何,引了胡瀹、袁珙三个人,俯伏奏道:“燕主命臣云:圣驾归日,即当奉还大宝;若行在无音,天下应归新主,异姓不得干预。谅圣上心有同然,高皇在天之灵亦同样也。”奏毕,向着众旧臣道:“新主之命如此,恐亦无容更议。”赵天泰道:“口奏无凭,还须缮疏。”诸大臣齐声附和。严震急得没办法,勉应道:“新主既无报书,臣下何敢擅专?”倒是胡小建师止住道:“燕藩以诈哄小编,笔者倒以诚信他。圣驾一归,即发尺一之诏,召令伏阙;若敢抗延,率师讨罪,怕她逃往何处?司空等一经缮疏,燕王必竟加罪于他,既算不得凭据,亦且有似抑勒,曷用此为?”梁田玉道:“军师之论极是。那燕贼不过人家做得主的?”于是同赴帝师阙下复奏。地安门之外,齐齐整整,列着二十四员上将,叁个个雄威赳赳,英气森森,都有独立绝伦之相。怎见得?

月君大惊,曰:“柳烟、柳烟,此二句乃汝之佳谶也!向者鲍、曼二师与剎魔公主,皆言汝有三十年风骚之福。诗性情情,机括已见。”柳烟双膝跪下,硬咽诉云:“婢子久已身如槁木,心似死灰。若萌邪念,明神殛之。只因身受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之恩,所以信口道出。今帝师见疑,婢子当尽命于此。”言讫,便欲以头触柱。老梅、春蕊、红香几人竟挟持之。月君道:“小编久知汝心,所以令汝常侍左右,反谓有疑于汝耶!运数来时,圣贤无法强。汝勿短见,孤乃戏言耳。”柳烟方拜谢了。素英请道:“笔者阿爸不知近来如何,求帝师差人一问,稍尽为女之心。”

时八月晦日,蛮使入城宿于公馆。有扶桑正使温吉里要请见军师,姚襄为之转达,军师即令召见,待以客礼。温吉里大喜过望,袖中出一小折递上,内开“燕朝阉人一名三宝太监,差到大海诸国,追求建文天皇,为小邦擒获;尚有两名闻风逃去。今三保太监现羁在舟,禀请进止。”军师范大学喜,随取笔札写数字授之。吉里遵命别去。

丰面方颏,金鍪银铠,手执蛇矛者,有似伍员;豹头鹰眼,手如铁箝,持镔铁折叠刀者,若曹家之虎痴;柬发金冠,绣花绛袍,倚画杆方天戟者,彷佛三国之温侯;黑脸突睛,短须钩拳,背插皂旗者,依稀九霄之张Smart;虎背熊腰,修眉细眼,斜横偃月刀者,猜似未长美髯之关胜;狼腰猿臂,植立绿沈枪者,不啻关西马;突颧凹脸,须鬓倒竖者,手持开山大斧,无差距急先锋;乌金帕头,烂银锁子甲,一部落腮短胡者,绝似双鞭呼延灼;白脸紫须,素袍银甲,飘飘风动鬼客枪者,真是薛仁贵;凤翅盔,鱼鳞甲,腰悬花银双锏,掀髯而立者,赛似秦叔宝;身雄力猛,面赤睛黄,手持浑铁槊者,方驾单雄信;长面大目,有髭无须,使三尖两刃刀者,绝胜九纹龙;蓝札巾、紫云袍,执犀角弓,挂狼牙箭者,曰当今养由基;威若天神,貌如地煞者,曰赛过元勋常遇春。

月君道:“不但令尊,凡亲戚、故旧,都要拜访。”

翌日五月朔,姚襄引领诸蛮使赴君王阙下。行殿上悬着圣容,龙案上供着玉圭。左有伯伯周耍右有少监王钺,东是左相赵天泰押班,西是右相梁田玉总领;大小共百五十余员。阶下两行仪仗,都以龙旗凤方写、黄钺朱族之属,有条不紊,雍雍凌潇肃(Ling Xiaosu)。正合着杜甫应制诗云:旌旗日暖龙蛇动,皇城风微燕雀高。

诸将见日顾问到来,一一欠身。严震等或然心骇。就有女将二员,一是满释奴,一是女金刚,从内款步而出,逾军师道:“帝师有旨:燕使所奏情由,皆已预悉,无庸复渎。特发御书给示来使。”说毕,军人递送以后。严震等随后看时,高丽纸上有杯大的字,宛若龙翔凤翥,上写着:

孙吴入城,监御公署,诸臣朝谒毕。时合县老百姓,在外执香顶礼。月君令沈珂:“凡年五十以上,给赏二两;六十以上,递年加增一两。并全免建文十年赋税。”随召知县张参人见。

八国蛮使二十四员,皆按着朝仪,嵩呼舞蹈,并无舛错。行礼既竣,姚襄引出,交与沈珂,导引赴帝师阙下。诸蛮使见两员女将,一是番装,一是胡服,甘休得如天魔罗剎样子,从所未睹,莫不心凉神骇。沈河便将蛮使职名并贡表仪状呈上。这两位正是满释奴与女金刚,随令部下女真转奏。有顷宣入。

司空严震,位尊望崇;归命燕藩,如草从风;戒尔晚节,还须秉忠。姚善、胡瀹,异心同寅,生平一死,汗简攸分。袁珙小术,乃耸逆贼,苟贪富贵,姑予矜恤。

谕道:“明天父老迎驾有体,具见汝之材干,优升为别驾,仍知蒲台县事。”张参叩首谢恩。月君即命去访本宗及外戚诸家,张参启奏道:“臣留意已久,不须访得。帝师本宗,就在勤王那个时候,尽迁回湖广江陵;国舅同御弟,随亦迁住大梁。此地田园,尽皆撇下,微臣已拨人九天娘娘娘娘道院;原宅现今封锁,不敢擅动。再有姚举人、柏贡士,皆已逝世。其子始而挚家远馆,随后亦迁远方,那几个访问不的。”月君帐然有感,信笔题五言四韵以示臣工。诗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